同人とドリーム小説の違い知ってる?


by morihuang

舞倾情[设定]

文安三年3月,黄后诞下麟儿,赐名涉,后世称西武三皇子。
同年4月。是夜,黄帝忽得九天玄女入梦而来。衣袂翻飞,舞姿翩翩,向他盈盈一拜,道尽国运亨通之相。黄帝梦醒,正值心旷神怡之际,闻内侍报桧妃产下一女,龙心大悦,赐名舞,并加封九玄公主。
森国不比他国,自先祖开国起就废除了后宫制度。黄帝一生只眷宠二女,是为黄后与桧妃,坐享齐人之福。虽后宫清冷,但他待两位妃子情深意重,二女也多为他产下子嗣。黄帝共有四子四女,兄友弟恭,也亏他福泽深厚了。

云际。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捧着一堆娃娃愁眉苦脸。他锁眉锁了半天,轻叹一声,放下手中的一堆男娃,指点着一枚女娃的鼻尖‘“九天啊九天,老夫该把哪根红线替你系上?莫怪老夫无措,你本不该是那凡俗之人啊…”老者思忖半饷,总算下定决心,正欲将其中一根替女娃系上,突然一阵恼人清风吹过,将老者长长的须眉吹得统统沾到他脸上,痒得他直打喷嚏。手没有捧住,“扑通”女娃娃就跌进那对男娃里,一阵手忙脚乱之下,手里的红线也乱成一团。这红线可折腾不得,极细,且扯不得,扯断了再补起对该人的姻缘线会有所损伤。幸好韧得很,让他得以慢慢解。殊不知在他一边吹胡子瞪眼一边解线头之时,有三条红线在不知不觉中缠上了女娃的小指尖……

仙界一瞬,人间千年。

西武王篇
九玄与西武的故事。
7岁的九玄贪玩溜进琪阳宫,见到了7岁的西武。从此形影不离。
在还是绕床弄青梅的年龄就朝夕相处的两人,从没想过自己将来会分开。九玄从没想过曾说要照顾自己一辈子的兄长有朝一日会娶妃子进门。在她看来,这就好比旭日有一天从西方升起一般匪夷所思。
那天,她第一次认真地思考着。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,像半身一般了解自己的人,却是自己的兄长。羞涩的兄长,温厚如玉的兄长,笑起来异常好看的兄长。
当异邦来的和亲公主的轿子抬进琪阳宫的时候,九玄宫里的灯火足亮了一夜,她整整哭了一夜。
烛泪缠缠绵绵,就好似她的悔恨与难以割舍…

镇北侯篇
九玄与镇北侯的故事。
镇北侯凯旋回京那天,九玄坐在一品楼上将盛景看了个遍。鲜衣怒马的镇北侯,以最优雅的神情踏上楼来对她说了句“我的公主,我的胜利只献给你。”九玄的心在那一瞬间被彻底征服。
却不料,那只是最无心的一句玩笑而已,因为她遇上的,是世界上最冷漠的镇北侯。
不信邪的九玄,开始了自己的努力。
镇北侯依旧是那个优雅的镇北侯。不过他的无情在九玄的热诚下融化。却不料……
这个世上有些事并不是秘密,只是众认为没必要提起。
不知情的九玄,再度跌了个跟头。
镇北侯,命中注定不是她的良人。

状元红篇
九玄与礼部尚书宇文辅的故事。
郁郁寡欢的九玄决定出宫散心。
时逢一年一度的大考,各地才子汇聚京师。乔装的九玄再度溜进一品楼,混迹在众才子之中品茶聆听。此时,一名格格不入的人吸引了她的注意……
九玄18岁生日那天,奉旨下嫁当年的状元郎宇文辅。原本嫁与陌生人的挣扎与不甘,却在掀开盖头的一瞬,眼前人的容颜映入眼帘的一瞬化为了迷惑……“为什么是你…”
九玄逐渐被宇文吸引,却又怒其不争。明明如此聪颖,却偏生表现个颓废的模样来。身为当朝六部的礼部尚书,却时刻想着如何才能混吃等死坐在家里享福……
女儿家谁不想来迎接自己之人踏着七色祥云,可眼前之人却怎般也让她放不下,丢不掉,耍不了性子……

须发皆白的老者,总算解开了红线大部分的死结。
他刚想动手解最后一根,突然心头一动。他忙掐指一算,突然捻须而笑“老夫若再解了这根,九天怕不直上天庭来掀老夫胡子。这般甚好,这般甚好,也不枉你下人间走上这么一遭了。”
他拨开云层,看到的,是九玄笑靥如花,任身边之人将她的手纳入掌心。
[PR]
by morihuang | 2007-08-27 21:0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