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人とドリーム小説の違い知ってる?


by morihuang

凌若柳[设定]

“你等着,等我回来。回来堂堂正正地迎娶你为妻。”少年略显稚嫩的嗓音若有似无地在耳畔萦绕。
凌若自梦中醒来,随手一摸枕畔,果不其然,又湿了一片。
将如云鬓发挽起,插上金步摇。她依旧是那个温婉纤柔,巧笑倩兮的凌若公主。
只是。
三千六百二十一天了。
三千六百二十一天前对她许下诺言的少年,如今安在?

二公主凌若,桧妃为黄帝诞下的第一名子嗣。
据说凌若出产那天,黄帝在桧妃寝宫外差点没把地板渡破。待宫女将孩子抱出来给他瞧,并捎来桧妃的只言片语之时,黄帝看着小婴儿那柔和的眉眼,不禁乐了“好一句宛如临风之弱柳。就叫她若澄吧。传朕旨意,赐二公主封号凌若!”

时光迩然,8岁的凌若已出落得娉婷玉立。她虽是个柔韧的性子,却偏爱书香不爱女妆,整日跟着太子往御书苑跑。太子傅们也甚是疼爱这个冰雪聪明的小丫头疼得紧。
那日,午后的阳光洒了半室,长她两岁的太子摇头晃脑地背着书,凌若伏在桌案上看得有趣无比。
忽然太子傅长笑着跨进屋来。他对两位行了一礼,从背后拉出个人来。“来来,我来介绍。这位是叶阡尘,今年12岁,宇文大学士的外孙。从今天起,他就是太子殿下的伴读了。”
春日的斜阳打在少年的脸上,将他和煦的眉眼映得别样熠亮:“叶阡尘见过太子殿下。”他的眼神移到凌若身上时,她只觉得自己心头忽地一跳,“见过凌若公主殿下。”
从那天起,凌若跑御书苑跑得更勤,只为见见那少年的眉眼,只为听他清越的声音。
有些事本无迹可循,就像凌若与叶的相恋是再自然不过的事。只是在御书苑里他们可以旁若无人地任眼波流转,相视而笑,出得御书苑,凌若是皇家堂堂的二公主,是叶无法抬头直视之人。
告白翌日,叶自凌若身边消失了踪影。
凌若紧咬下唇,不让泪水滑落脸庞。她掌心撺得死紧的绢帕上,有他留给她最后的衷情。
“忍却浮华,换得半晌贪欢,唯愿一掬凌若柳。”

文安二十一年,凌若公主名动京华。
“娶妻当娶凌若柳”
适婚的男儿谁不想娶得凌若公主进门?
但是已届双十年华的凌若,却迟迟未嫁。
宫闱门槛甚高,不是谁都高攀得起的。
只是,连异国慕名而来的王子的名帖,都被她笑着往外推。
因为,她在等一个人回来。
这桩事,她从没对任何人说起。唯有隐隐知情的太子,替她挡去了一切,包括黄帝的勃然大怒。
直到有一天……

当朝武状元叶阡尘,以神人之姿,谢绝了黄帝的一切赏赐,只说了一句:
“臣只愿娶凌若公主为妻,望陛下成全。”
黄帝笑了“你不介意她已过适婚之龄吗?”
“臣无求其他,唯愿两心相似。”

掀开红盖头,凌若的眼泪忽地留了下来。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,索性任眼泪流得恣意。
他抬手抚去她的泪水,指腹是长年握剑的薄茧。
“对不起。还有,我回来了。”
[PR]
by morihuang | 2007-08-28 22: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