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人とドリーム小説の違い知ってる?


by morihuang

舞倾情[改][设定]Part.1

文安三年三月,黄后诞下麟儿,赐名文涉,后世称西武三皇子。
同年四月。是夜,黄帝忽得天仙入梦而来。她自称九天玄女,衣袂翻飞,舞姿翩翩,向他盈盈一拜,道尽国运亨通之相。黄帝梦醒,正值吟味之际,闻内侍报桧妃产下一女,恰应了吉兆,龙心大悦,赐名若舞,并加封九玄公主。
森不比他国,自先祖开国起就废除了后宫三千,先祖是个痴情人,说是不愿蹉跎了三千佳丽的大好青春。
黄帝一生的倾情狂爱俱也献给了林家双璧。昔日黄帝得登大宝之时,立于其身侧的林家双璧怕不羡煞旁人。虽后宫清冷自有一番浓情蜜意。
黄后与桧妃也为他诞下多名子嗣。黄帝共有三子四女,兄友弟恭。也算森家福泽深厚了。

云际,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捧着一堆娃娃愁眉苦脸。
他愁眉深锁了半天,轻叹一声,随手放下手中的一堆男娃,摇头指点着一枚女娃的鼻尖:“九天啊九天,老夫该把哪段红线替你系上?你本不该是那身陷凡俗之人啊……”
老者思忖半饷,总算下定决心。他正欲将其中一段红线替女娃系上,突然一阵恼人清风吹过,将老者长长的须眉吹得统统沾到他脸上,痒得他喷嚏不断。一不留神手下一松,女娃娃“扑通”一声就跌进那堆男娃里。老者慌忙用手去捞,手忙脚乱之下反而把手中的红线乱成一团。
这红线可折腾不得,纤细无比,且一旦扯断了对线上系着的人儿十世的姻缘都有所损伤。唯一的法子只有慢慢解。
老者不敢怠慢,一边吹胡子瞪眼一边认命地解起线头。殊不知有三段红线在不知不觉中缠上了女娃的小指尖…

仙界一瞬,人间千年。

西武王篇
九玄与西武的故事。
宫里人都知道,三公主九玄是黄帝的掌上明珠。
自她出生那天起,仿佛应了九天玄女托梦吉兆,森国一路国运亨通,九玄也一天比一天出落得甜美水灵。黄帝简直把她捧在掌心里宠着。
幸得桧妃管教甚严,才没养成她骄纵的性子。太过淘气可是要拿戒尺打手心的。因此,“慈父严母”,九玄从小就深谙这个道理。
但是,若叫她安分地在晴轩宫里学习琴棋书画,那也是万万不能的。不是她不肯学,事实上她学得极好,连最苛刻的老夫子都挑不出一丝毛病来。可是最叫人头疼的是,一转身,小妮子就失了踪影。
这不,晴轩宫里又一阵人仰马翻。
“公主殿下,呃……又不见了。”向内侍总管报告的宫女已经见怪不怪,连眉都没挑一下。
“快去找。别申张。”内侍总管揉着眉心,感觉托九玄的福,又多了几条细纹。末了,又加上一句,“别报与桧妃娘娘知道。”
她这是向着九玄。每次桧妃动手可毫不留情,那又青又红的小手她看着都心疼。
任外头兵荒马乱,娇小的九玄躲在树荫里朝外头吐了吐舌,闪身就进了一旁巍峨的宫殿。
九玄向来视宫内探险为己任。可是森氏王宫委实太大,而她认路的本事有待长进。这不,她又迷路了……
“不是叫你们都退下了吗?本宫想要一个人安静地看书。”前方传来的声音让她立即眉飞色舞起来。
甫照面的两人,同时脱口而出:“你是……”
九玄瞪大眼愤愤地看着眼前的小男生。对方也迷惑地用盈盈大眼看着她。
不公平!身为男生怎么可以长得比她好看!唔…算了,母妃说过女大十八变,自己将来肯定也是绝代佳人一个!母妃比自己聪明,她的话一定没错。
对面那个人……怎么一声不响呀?还是由她主动好了。
她甜甜地咧嘴一笑:“我叫若舞。今年七岁。你呢?”
小男生似乎有点动容,垂下眼去:“文涉。七岁。”
哇!原来是没见过面的哥哥!九玄自来熟地凑过去,歪着脑袋想了下,问到:“我可以摸你的脸吗?”
她偷眼瞄西武,对方好像没表示反对,于是小心地伸出食指,朝西武的脸点去。
她只是想看看哥哥究竟与自己有什么不同。为什么可以长得那么好看!软软的…嫩嫩的…凑近了才发现哥的睫毛好长……呜……
突然,西武好看的眉峰一皱。糟了!他生气了吗?九玄赶忙抽回手,西武却先她一步抓住她的指尖:“这手是怎么回事?!”
“啊…这是前天母妃打的呀。”九玄看了一眼自己掌心的红肿,不以为意地说着。
哥哥好像没为自己摸他而生气嘛。太好了!
她见他不答话,自顾自伸手欲抚平他依旧紧皱的眉峰:“没事!是我自己太淘气了嘛!该打!”
“哈哈哈!”西武突然爆笑出声来,“你……你好有趣!”
九玄莫名地抬眼看他。她可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有趣的话。不过既然哥哥笑得这么开心,自己跟着笑就好了嘛。
六月天,艳阳高照。稚童们如银铃一般清越的笑声响彻了琪阳宫。
后来,九玄被赶来的内侍总管领回晴轩宫。看着总管满脸黑线,她装出委屈的小模样,却偷偷朝后向着西武做鬼脸。立即又把西武逗得乐个不停。
那是七岁的九玄第一次见到西武。
往后的日子里,九玄不再到处乱跑,而是一有机会就往琪阳宫窜。晴轩宫的侍女们只要发现自家的公主没了踪影,到琪阳宫来领人准没错。
九玄分明是数一数二的路痴,但是通向琪阳宫的路她从没走错过,一次都没有。
日子过得飞快,一晃经年。
一转眼,西武已是长身玉立的十六岁少年,九玄也长成了如花似玉的少女。
任年岁渐长,容颜如何改变,九玄还是风雨无改地一径往琪阳宫跑。
因为那里有西武。
羞涩少言的西武,温厚如玉的西武,唯有在九玄面前才会如同稚子般开怀大笑的西武。
九玄也最爱贪看那异常眩目的笑容。自七岁时起,鬼灵精怪的九玄就想着法子逗哥哥笑。
每当西武一边笑一边无奈地摇头,一边揉着她柔顺的发,她便觉得甜蜜无比。可是心里又会没来由地隐隐作痛。
这一日,九玄的眉间染上了轻愁。
缘由是她听到了宫女们的对话。
“太子与二皇子都娶了妃子。三皇子也快了吧。”
“是啊。三皇子如此英俊无匹,想必将来的皇子妃也定是美貌非凡吧。”
九玄几乎是夺门而出的。可是不知不觉间,她居然又走到了琪阳宫。
她迟疑了一下,还是踏了进去。
“九玄,快过来。今早有人送来金丝枣。我知道你爱吃,正用蜂蜜煨着呢。”
看着西武的笑容,九玄突然悲从中来,一下子扑进他怀里:“哇——”
“怎么了?”不知情的西武如往常一般温柔地抚着她的发。
九玄不答,把头埋在西武胸前半天,嘟囔着开口:“哥,你还会疼我吗?最疼我吗?一辈子疼我吗?”
“我不疼我家小九玄,还疼谁去。”西武笑得和煦如斯。
“即使有了新妇……也是如此吗?”九玄抿了抿嘴,想问,却终究没有问出口。
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九玄的人,最亲近九玄的人,最爱九玄的人,是西武。可是她心头萦绕的不安,却怎般也挥之不去。

她的不安,在两个月后得到了验证。
高丽国与蒙古国的国王抛来橄榄枝,欲献上自国的公主与森朝永结秦晋之好。
太子与二皇子俱已成亲,于是,此等大事便落到了尚单身一人的西武三皇子身上。
九玄本以为他不会答应。可是朝堂之上,他却允下了亲事。
当消息传到九玄耳里时,即便被桧妃狠狠打手心也从没哭过的九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弄得一干宫女们顿时慌了手脚。
她木然地看着眼前如热锅上蚂蚁的宫女们,什么都不说,只是一个劲摇头。
怎么会这样。怎么会这样……他不是有她吗?他有了她还不够吗?还…
呵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……她只是妹妹而已。只是……妹妹而已。
从那天起,九玄把自己关在晴轩宫里,再没跨出一步。任谁来也不见。
西武来了好几次,都吃了闭门羹。

西武迎亲那天,皇宫里喜气洋洋,热闹非凡,灯火染红了半边天。
九玄换上大红新衣,伫立窗边,抬头看向远方。
那是琪阳宫的方向。隐隐传来鼓乐滔天。
不觉间,眼泪又滑落了下来。
青铜镜里,映出九玄变得尖削的脸。
若是哥哥看到,肯定又会说:“瞧把我家小九玄瘦的。”,然后把她揉进怀里吧。
想到这里,九玄不由得微扬起嘴角,却又立即垮了下来。
不,他不会再说了。
西武的笑容,自此不再属于她九玄。

那一天,晴轩宫的灯火足亮了一夜。
稀泥也似的烛泪缠缠绵绵,就宛若她的悔恨与难以割舍…
无忧的九玄,第一次尝到了彻骨的苦味。

这,只是一个开端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一篇不像设定的设定。
我果然有越写越长的趋势。
话说下午我正写得屁颠屁颠的,突然就被拎去干活。再回到座位上竟已过了八点|||
“我不疼我家小九玄,还疼谁去。”西武笑得和煦如斯。
这句以下的是在20分钟内写出来的。。。汗~

话说。。。这篇九玄写得幼?
请考虑她的实际年龄,谢谢。
我一直在想九玄是啥性格的。
因为自己觉得把凌若和修彦的性格塑造得过于鲜明。
于是,本来写得最花笔墨的九玄反而没啥存在感了阿门~
好吧。我要写个少女成长史!
从西武王篇到镇北侯篇到状元红篇,间隔不超过2年。
嗯。。。不能再设小了,西武皇子娶妻的时候只有16岁啊。。。阿门~太小了。。。
可是我想保持他和九玄年龄上的一致性么~因为和现实相符合啊~(笑)
话说,镇北侯篇打算让二皇子出场了~
他还没出来亮相过。
油漆公主么,等她从中国回来再说吧~XD
[PR]
by morihuang | 2007-08-30 23: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