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人とドリーム小説の違い知ってる?


by morihuang

晴平乐[设定]

“从今以后,你只是一个下三族的奴隶之子,不再是甯国的大王子,切记切记。”大长老咳出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白须,他颤巍巍地拿起烙铁,眼底闪过一丝犹豫。
下一刻,烙铁印上了少年的手臂。
升腾起的白雾里,他只看得清大长老闪着泪花的眼,以及最后的言语:“你要……平安活下去。你是吾族唯一的希望……”
手臂上的炙感已不再令他疼痛,闭闭眼,却有眼泪滚落下来。
有些事,对于甫满14的他来说,是不堪承受之重荷。
可是,这从他出生那一天起便印在他骨血里一刻不曾稍离。
而从今往后,他将背负这一份重责,孤独地活下去。

初晴生在乍入冬的时候。虽说与皇太子是为双子,但是晚一刻落地的她为妹,是黄帝的第一个女儿。那些天小雪绵密地下个不停,黄帝的心也一直忽上忽下地不得安稳。待女官来报母子三人平安,黄帝自惶惶中抬起头来,发现小雪不知何时竟已停下,不由道“小雪初晴,小雪初晴,便封为初晴公主吧。”

初晴八岁时第一次出宫逛京城,对她来说一切充满了惊喜,什么都想看一看。逛着逛着便到了城外,她也不在意。反正身边有武艺高强的侍卫叔叔陪着,没什么可怕的。这不,看到前方起了骚动,她又按捺不住好奇心,拉着侍卫就往那里钻。
只见一个布衣的粗鄙男子正在追打一名衣衫褴褛的高大少年。那男子嘴里嚷嚷着:“我叫你倔!叫你倔!你以为你是那劳什子国的王子吗?若真是大爷我立即把你交出去领赏!”
少年麻木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戾色,接下来恢复木然的神色,任男子追打,只是打得痛了用手挡一下。却不小心挥到了男子的脸。
“好小子,你竟敢还手!看我今天不扒掉你一层皮!”
“住手!”清越的少女声里隐隐透着威严,让男子不由得停下手来。
他打量了出声的初晴一眼,突然眯起眼:“大爷我管教我买的奴隶,干你啥事。”
天不怕地不怕的初晴眼珠一转:“多少钱?”
“啊?”男子万没料到她有这么一说,不由得一愣。
“你花多少钱买来的?我双倍付你。” 初晴不欲多看他的嘴脸,嫌恶地别过头去。
男子眼睛一亮,打量到小姑娘身后高大的男子却不敢造次:“这…三、三两银子”
“牟桓,给他七两。”初晴转头吩咐身后的侍卫,不再多看一眼,径直朝少年走去。
小麦肤色,比起森国人稍显深邃的轮廓。近看才发现稚气未脱,比外表看起来年幼,却有着不输于森国成年男子的身高。初晴不由得脱口而出:“你不是森国人吧?”
见少年脸上闪过惊疑的神色,初晴突觉有趣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少年不答。
“莫非你是哑巴?”
“不是!”少年下意识地反驳。
“原来会说话。”初晴掩嘴笑了笑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少年继续不答。
初晴眉头一皱,也不顾对方比自己高了近一个头走上前去,不顾他满身恶臭掀住他衣领强迫他看她,不顾他眉头紧锁高傲地仰头对他宣布:“从今天起,我就是你的主人了。你没有名字没关系,从此以后你叫西麓,西麓就是你的名字。”
初晴八岁时第一次出宫逛京城,替自己捡了个奴隶回来。

八年如一日。
初晴已是二八芳华,二十二岁的西麓也早是气宇轩昂的高大男子。
八年如一日。一刻不曾稍离。纵使传来堂堂一国公主整日与个奴隶混在一起成何体统的闲言碎语,初晴也只是笑笑置之身后不理。
刚进宫时他满身防备的尖刺。
两个月后他第一次出声说了“谢谢”。
一年后他第一次对她微笑,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线条是如此柔和。
三年后,他小心地替她拂去在树下小睡时沾上发际的落叶,并闪身替她挡去毒辣的日头,任自己被晒得发红……
八年后,他已脱了年少的稚气,变得沉稳,会站在离她一步远的地方恭敬地喊她一声公主。可是只有她知道,在她回过头的时候,一定可以接收到他眼里炽热的光华。
对于初晴来说,这远比流言蜚语更重要得多。
她不曾问。不曾问他的名字,不曾问他那与森国人稍异的口音。
但求君心似我心,便已足够。
她本就是特立独行的大公主,于是,她做了一个决定。这不费她吹灰之力。
森国长公主初晴,决意下嫁牟西麓。
举世震惊。
在世人眼里,那只是宫廷侍卫牟桓的侄子,刚开始在宫里当差的无名小卒。
宫里人知道得更多些。譬如黄帝,从初晴第一天把西麓领进宫起,便把一切都看在眼里。
他是个开明的帝王,因此他决定让女儿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只是他这次再也坐不住了,当夜召西麓去了信阳宫。

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。

翌日,年方22的牟西麓得封威国大将军,统领三军。虽然甫入军营的小官一步登天招来无数诧异目光,但这使得对这桩婚事有异议的人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大婚当夜,饮了交杯酒,遣散一干女官,初晴敛眉等了又等,却迟迟不见西麓进房。
走出卧房,见西麓伏在桌上,空气里有醇酒的微醺味,不由得叹口气,想取件薄衣替他披上,却正好对上他不带分毫醉意的眼。
“公主……”他欲言又止。
初晴无奈地按了按眉心。哪怕是结为夫妇,这称呼他还是改不过来啊…“什么事?吞吞吐吐的都不像你了。”
他想了想,卷起大红的新衣。左手小臂之上,是永不消退的烙印。任凭昔日瘦骨嶙峋的少年已长成伟岸的男子,那烙印依旧触目惊心:“在你捡到我之前。不,在那之后,我一直都是个奴隶。”
“是又怎样?”初晴斜眼看他,“你想问我可会后悔吗?西麓,你可是我挑的夫君。”
“我…其实我并不叫西麓。我…”
初晴的纤指点上他唇,制止了他将要出口的话:“你不喜欢西麓这个名字吗?”
“喜欢!可……”
她笑:“喜欢不就好了?我不管你曾经叫过什么。你是我的西麓,不就好了?”顺手抚平他的眉峰。
他一把将她笼进怀里:“我对父王也坦诚了一切。而你是我最不想隐瞒的人……”
有些事让她暗自心喜:“这些事我并不在意。就像我当年不在意自己捡了个毫不听话的奴隶少年一样。”她挣出双手,圈上他的颈项,媚眼如丝,吐气若兰,“驸马爷,长夜漫漫,我们不妨做点别的?莫非你嫌为妻不够美丽吗?”
回答她的,是印上她樱唇的炙热唇瓣……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这篇实在是分了太多天写了。。。汗。。。而且今天居然收不到我写的东西让我YM了半天。。。
嗯。。。大马的身世会在四马篇里揭晓。。。
结得太匆忙了但是这是设定啦。。。XD
[PR]
by morihuang | 2007-10-03 01: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