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人とドリーム小説の違い知ってる?


by morihuang

舞倾情[改][设定]Part.1

文安三年三月,黄后诞下麟儿,赐名文涉,后世称西武三皇子。
同年四月。是夜,黄帝忽得天仙入梦而来。她自称九天玄女,衣袂翻飞,舞姿翩翩,向他盈盈一拜,道尽国运亨通之相。黄帝梦醒,正值吟味之际,闻内侍报桧妃产下一女,恰应了吉兆,龙心大悦,赐名若舞,并加封九玄公主。
森不比他国,自先祖开国起就废除了后宫三千,先祖是个痴情人,说是不愿蹉跎了三千佳丽的大好青春。
黄帝一生的倾情狂爱俱也献给了林家双璧。昔日黄帝得登大宝之时,立于其身侧的林家双璧怕不羡煞旁人。虽后宫清冷自有一番浓情蜜意。
黄后与桧妃也为他诞下多名子嗣。黄帝共有三子四女,兄友弟恭。也算森家福泽深厚了。

云际,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捧着一堆娃娃愁眉苦脸。
他愁眉深锁了半天,轻叹一声,随手放下手中的一堆男娃,摇头指点着一枚女娃的鼻尖:“九天啊九天,老夫该把哪段红线替你系上?你本不该是那身陷凡俗之人啊……”
老者思忖半饷,总算下定决心。他正欲将其中一段红线替女娃系上,突然一阵恼人清风吹过,将老者长长的须眉吹得统统沾到他脸上,痒得他喷嚏不断。一不留神手下一松,女娃娃“扑通”一声就跌进那堆男娃里。老者慌忙用手去捞,手忙脚乱之下反而把手中的红线乱成一团。
这红线可折腾不得,纤细无比,且一旦扯断了对线上系着的人儿十世的姻缘都有所损伤。唯一的法子只有慢慢解。
老者不敢怠慢,一边吹胡子瞪眼一边认命地解起线头。殊不知有三段红线在不知不觉中缠上了女娃的小指尖…

仙界一瞬,人间千年。

西武王篇
九玄与西武的故事。
宫里人都知道,三公主九玄是黄帝的掌上明珠。
自她出生那天起,仿佛应了九天玄女托梦吉兆,森国一路国运亨通,九玄也一天比一天出落得甜美水灵。黄帝简直把她捧在掌心里宠着。
幸得桧妃管教甚严,才没养成她骄纵的性子。太过淘气可是要拿戒尺打手心的。因此,“慈父严母”,九玄从小就深谙这个道理。
但是,若叫她安分地在晴轩宫里学习琴棋书画,那也是万万不能的。不是她不肯学,事实上她学得极好,连最苛刻的老夫子都挑不出一丝毛病来。可是最叫人头疼的是,一转身,小妮子就失了踪影。
这不,晴轩宫里又一阵人仰马翻。
“公主殿下,呃……又不见了。”向内侍总管报告的宫女已经见怪不怪,连眉都没挑一下。
“快去找。别申张。”内侍总管揉着眉心,感觉托九玄的福,又多了几条细纹。末了,又加上一句,“别报与桧妃娘娘知道。”
她这是向着九玄。每次桧妃动手可毫不留情,那又青又红的小手她看着都心疼。
任外头兵荒马乱,娇小的九玄躲在树荫里朝外头吐了吐舌,闪身就进了一旁巍峨的宫殿。
九玄向来视宫内探险为己任。可是森氏王宫委实太大,而她认路的本事有待长进。这不,她又迷路了……
“不是叫你们都退下了吗?本宫想要一个人安静地看书。”前方传来的声音让她立即眉飞色舞起来。
甫照面的两人,同时脱口而出:“你是……”
九玄瞪大眼愤愤地看着眼前的小男生。对方也迷惑地用盈盈大眼看着她。
不公平!身为男生怎么可以长得比她好看!唔…算了,母妃说过女大十八变,自己将来肯定也是绝代佳人一个!母妃比自己聪明,她的话一定没错。
对面那个人……怎么一声不响呀?还是由她主动好了。
她甜甜地咧嘴一笑:“我叫若舞。今年七岁。你呢?”
小男生似乎有点动容,垂下眼去:“文涉。七岁。”
哇!原来是没见过面的哥哥!九玄自来熟地凑过去,歪着脑袋想了下,问到:“我可以摸你的脸吗?”
她偷眼瞄西武,对方好像没表示反对,于是小心地伸出食指,朝西武的脸点去。
她只是想看看哥哥究竟与自己有什么不同。为什么可以长得那么好看!软软的…嫩嫩的…凑近了才发现哥的睫毛好长……呜……
突然,西武好看的眉峰一皱。糟了!他生气了吗?九玄赶忙抽回手,西武却先她一步抓住她的指尖:“这手是怎么回事?!”
“啊…这是前天母妃打的呀。”九玄看了一眼自己掌心的红肿,不以为意地说着。
哥哥好像没为自己摸他而生气嘛。太好了!
她见他不答话,自顾自伸手欲抚平他依旧紧皱的眉峰:“没事!是我自己太淘气了嘛!该打!”
“哈哈哈!”西武突然爆笑出声来,“你……你好有趣!”
九玄莫名地抬眼看他。她可不觉得自己说了什么有趣的话。不过既然哥哥笑得这么开心,自己跟着笑就好了嘛。
六月天,艳阳高照。稚童们如银铃一般清越的笑声响彻了琪阳宫。
后来,九玄被赶来的内侍总管领回晴轩宫。看着总管满脸黑线,她装出委屈的小模样,却偷偷朝后向着西武做鬼脸。立即又把西武逗得乐个不停。
那是七岁的九玄第一次见到西武。
往后的日子里,九玄不再到处乱跑,而是一有机会就往琪阳宫窜。晴轩宫的侍女们只要发现自家的公主没了踪影,到琪阳宫来领人准没错。
九玄分明是数一数二的路痴,但是通向琪阳宫的路她从没走错过,一次都没有。
日子过得飞快,一晃经年。
一转眼,西武已是长身玉立的十六岁少年,九玄也长成了如花似玉的少女。
任年岁渐长,容颜如何改变,九玄还是风雨无改地一径往琪阳宫跑。
因为那里有西武。
羞涩少言的西武,温厚如玉的西武,唯有在九玄面前才会如同稚子般开怀大笑的西武。
九玄也最爱贪看那异常眩目的笑容。自七岁时起,鬼灵精怪的九玄就想着法子逗哥哥笑。
每当西武一边笑一边无奈地摇头,一边揉着她柔顺的发,她便觉得甜蜜无比。可是心里又会没来由地隐隐作痛。
这一日,九玄的眉间染上了轻愁。
缘由是她听到了宫女们的对话。
“太子与二皇子都娶了妃子。三皇子也快了吧。”
“是啊。三皇子如此英俊无匹,想必将来的皇子妃也定是美貌非凡吧。”
九玄几乎是夺门而出的。可是不知不觉间,她居然又走到了琪阳宫。
她迟疑了一下,还是踏了进去。
“九玄,快过来。今早有人送来金丝枣。我知道你爱吃,正用蜂蜜煨着呢。”
看着西武的笑容,九玄突然悲从中来,一下子扑进他怀里:“哇——”
“怎么了?”不知情的西武如往常一般温柔地抚着她的发。
九玄不答,把头埋在西武胸前半天,嘟囔着开口:“哥,你还会疼我吗?最疼我吗?一辈子疼我吗?”
“我不疼我家小九玄,还疼谁去。”西武笑得和煦如斯。
“即使有了新妇……也是如此吗?”九玄抿了抿嘴,想问,却终究没有问出口。
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九玄的人,最亲近九玄的人,最爱九玄的人,是西武。可是她心头萦绕的不安,却怎般也挥之不去。

她的不安,在两个月后得到了验证。
高丽国与蒙古国的国王抛来橄榄枝,欲献上自国的公主与森朝永结秦晋之好。
太子与二皇子俱已成亲,于是,此等大事便落到了尚单身一人的西武三皇子身上。
九玄本以为他不会答应。可是朝堂之上,他却允下了亲事。
当消息传到九玄耳里时,即便被桧妃狠狠打手心也从没哭过的九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。弄得一干宫女们顿时慌了手脚。
她木然地看着眼前如热锅上蚂蚁的宫女们,什么都不说,只是一个劲摇头。
怎么会这样。怎么会这样……他不是有她吗?他有了她还不够吗?还…
呵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……她只是妹妹而已。只是……妹妹而已。
从那天起,九玄把自己关在晴轩宫里,再没跨出一步。任谁来也不见。
西武来了好几次,都吃了闭门羹。

西武迎亲那天,皇宫里喜气洋洋,热闹非凡,灯火染红了半边天。
九玄换上大红新衣,伫立窗边,抬头看向远方。
那是琪阳宫的方向。隐隐传来鼓乐滔天。
不觉间,眼泪又滑落了下来。
青铜镜里,映出九玄变得尖削的脸。
若是哥哥看到,肯定又会说:“瞧把我家小九玄瘦的。”,然后把她揉进怀里吧。
想到这里,九玄不由得微扬起嘴角,却又立即垮了下来。
不,他不会再说了。
西武的笑容,自此不再属于她九玄。

那一天,晴轩宫的灯火足亮了一夜。
稀泥也似的烛泪缠缠绵绵,就宛若她的悔恨与难以割舍…
无忧的九玄,第一次尝到了彻骨的苦味。

这,只是一个开端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一篇不像设定的设定。
我果然有越写越长的趋势。
话说下午我正写得屁颠屁颠的,突然就被拎去干活。再回到座位上竟已过了八点|||
“我不疼我家小九玄,还疼谁去。”西武笑得和煦如斯。
这句以下的是在20分钟内写出来的。。。汗~

话说。。。这篇九玄写得幼?
请考虑她的实际年龄,谢谢。
我一直在想九玄是啥性格的。
因为自己觉得把凌若和修彦的性格塑造得过于鲜明。
于是,本来写得最花笔墨的九玄反而没啥存在感了阿门~
好吧。我要写个少女成长史!
从西武王篇到镇北侯篇到状元红篇,间隔不超过2年。
嗯。。。不能再设小了,西武皇子娶妻的时候只有16岁啊。。。阿门~太小了。。。
可是我想保持他和九玄年龄上的一致性么~因为和现实相符合啊~(笑)
话说,镇北侯篇打算让二皇子出场了~
他还没出来亮相过。
油漆公主么,等她从中国回来再说吧~XD
[PR]
# by morihuang | 2007-08-30 23:20

凤非离[设定]

天已拂晓。
黄帝一边揉着眉间,一边自案几上堆得层层叠叠的书卷中仰起脸来。
眼神掠过身边支肘而眠的身影,他带着一丝倦色的神情突然变得柔和起来。
二十年了。
二十年岁月的磨砺,让昔日青涩的豆蔻少女长成了风化绝代的贵妇人,性子却没有分毫改变。
“我在此立誓。我林修彦,还有兄长林修文,将倾全力助安二皇子得晋九五至尊!我们将永远陪在你身边,不离不弃。”耳畔依稀响起了记忆中那清亮的少女之声。
一时间,二十年前的场景如浮光掠影般掠来。少女紧握住他手指的纤手是如此柔软,话语间却满是不容置疑的坚定;她白皙的脸上尚带着一丝羞涩的红晕,眼波却映着熠亮的火光。
多奇妙啊。他知道,那将是自己一生最巨大的抉择。
而他所做的,只是任叹息轻轻溢出唇外,反手握住少女的指掌,再拉起一边只是静谧抬眼看他的少年之手,将他们包拢在自己的掌心。

森侑十三年,安二皇子若安迎娶林家双璧,坐享齐人之福,一时间羡煞旁人。
森侑十六年,堀帝下旨废贤太子,立安二皇子为皇储。
翌年,堀帝让位于太子,带着两名妃子隐居项南行宫。
新帝改年号文安,并封林修彦为后,封林修文为桧妃。

短短四年,庶出的若安皇子,最不被人看好的若安皇子,一跃攀上龙门。史称黄帝。
后世提到黄帝的英武事迹时,都不免提到他的两位妃子。
林家双璧,林修文,林修彦。
林者,添木成森。
林国公贵为太傅,实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能娶得林家双璧,无疑将一半的天下捏在了手心。
也曾有人怀疑若安皇子用尽了手段才娶得璧人归。却不知,他与林家的缘分,打甫出生起,便缠绵不断。

若安从记事起,就知道自己有门娃娃亲。
据说是某一天成妃跑去手帕交林家夫人家作访,指着林夫人怀胎八月圆滚滚的肚子说:“这娃儿将来就许了我家安儿了吧。”还顺手拉过一边粉状玉琢的林家小公子说,“我看修文这孩子也俊得紧。一并许了我家安儿吧。”没想到林家夫人居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说是仿效娥黄女瑛,也不失一桩美事。
若安从小是把这段往事当笑话听的。
自己小小年纪,终身大事就被几句玩笑话给定下来了?还一娶娶俩?他才不要!
结果,等他长到足以上御书苑的年龄,当他踏进御书苑第一步起,他的坚持便被直接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眼前的一对玉雕的人儿一下子把他煞到了。
咽口水,再咽口水,若安讷讷地伸出手去:“我……我是森若安。那个……”
“哦~那个没地位又无能的二皇子吗?”对面的小男生美得宛若父王种了满园的艳红蔷薇,说话也像尖刺一般犀利。
若安有些不甘,脸一下子涨红了:“我才8岁而已!现在就看死我也太早了吧!”
“不许胡闹。”一旁长得文气的孩子偏头斥责了一下身边人,转而对肇之漾开笑容,他有着一双特别好看的眼睛,“别听彦胡说。林修文,林修彦。算是…和你关系匪浅之人吧。”
这是三人的第一次相遇。

小孩子的友谊不需要任何理由。不吵不相识也好,待若安回过神来,三人已经时时刻刻粘在一起了,八匹马都拉不动。
一起饮酒赏月,一起吟诗作对,日子过得无比畅快。他也丢盔弃甲得没有任何挣扎。
偶尔想起自己与他们的“关系匪浅”,不觉又会傻笑个不停。堂堂安二皇子,就会如此这般像个傻瓜似地站在路旁,任嘴角咧到耳根。
若安十二岁时才得知修彦是女。她穿女装的样子美得耀花了他的眼。
若安十八岁生日那天,亲上林府提亲。
修文答应得干脆,修彦却给他出了难题。
“不行。我想做皇后,怎么办?”
“那我就摘得江山献给你。”
“这几年你别的没进步,甜言蜜语倒说得很溜。”
“这……”
“好了好了。我答应你了。”一句话让汗流浃背的若安石像也似地定在了原地。
他笨拙地想去拉少女的手,却被一掌挥开。“不行!”
“为什么还不行……”若安不禁苦丧起脸来。
“因为……”修彦的脸上难得浮起红晕来,“因为我想主动啊。”她俏生生地拉住他的手指。
我们将永远陪在你身边,不离不弃。

黄帝长吁一口气,轻抚脸颊,果不其然地摸到了自己唇角的笑纹。
都快四十的人了,每当想到往事,却与当年那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子一般无二。
抬眼看去,黄后睡得正香,露出大半截藕白的胳膊来。
他浅笑着摇摇头,脱下自己明黄的外袍替她披上。
二十年来,除了身体不适,她坚持待在信阳宫,陪伴在熬夜处理公文的他身边,怎么劝都不听,也就随她去了。
他小心地替她调整了个舒服的睡姿,信步步出信阳宫。
春雨淅沥地下个不停,忽而他头前的一方天支起了一把油伞。
回过头去,无意外地看到了那熟悉的眉眼。
“外面风大,你可要小心身体啊……”
黄帝望进那异常好看的眼,不禁有些感叹。他凑得近些,好让伞遮住两个人的身形。
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。
他森若安何德何能,竟得如此良妻美眷。
这一次,换他不再放手。
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篇写完后才看到本人的留言。

姑且记录一下:
1.二皇子封安王。嗯。。。我觉得封王还是等兄弟即位后再说会比较好啊~汗
2.我把成亲的日子提前了。根据本人意见,修彦嫁给若安在本人封太子之时。
要放在后面么?唔。。。可是我觉得修彦若要帮他,还是成亲以后再助他比较好。不然比较奇怪~

说到底,因为我已经写好了嘛~以后再改~
[PR]
# by morihuang | 2007-08-29 20:10

凌若柳[设定]

“你等着,等我回来。回来堂堂正正地迎娶你为妻。”少年略显稚嫩的嗓音若有似无地在耳畔萦绕。
凌若自梦中醒来,随手一摸枕畔,果不其然,又湿了一片。
将如云鬓发挽起,插上金步摇。她依旧是那个温婉纤柔,巧笑倩兮的凌若公主。
只是。
三千六百二十一天了。
三千六百二十一天前对她许下诺言的少年,如今安在?

二公主凌若,桧妃为黄帝诞下的第一名子嗣。
据说凌若出产那天,黄帝在桧妃寝宫外差点没把地板渡破。待宫女将孩子抱出来给他瞧,并捎来桧妃的只言片语之时,黄帝看着小婴儿那柔和的眉眼,不禁乐了“好一句宛如临风之弱柳。就叫她若澄吧。传朕旨意,赐二公主封号凌若!”

时光迩然,8岁的凌若已出落得娉婷玉立。她虽是个柔韧的性子,却偏爱书香不爱女妆,整日跟着太子往御书苑跑。太子傅们也甚是疼爱这个冰雪聪明的小丫头疼得紧。
那日,午后的阳光洒了半室,长她两岁的太子摇头晃脑地背着书,凌若伏在桌案上看得有趣无比。
忽然太子傅长笑着跨进屋来。他对两位行了一礼,从背后拉出个人来。“来来,我来介绍。这位是叶阡尘,今年12岁,宇文大学士的外孙。从今天起,他就是太子殿下的伴读了。”
春日的斜阳打在少年的脸上,将他和煦的眉眼映得别样熠亮:“叶阡尘见过太子殿下。”他的眼神移到凌若身上时,她只觉得自己心头忽地一跳,“见过凌若公主殿下。”
从那天起,凌若跑御书苑跑得更勤,只为见见那少年的眉眼,只为听他清越的声音。
有些事本无迹可循,就像凌若与叶的相恋是再自然不过的事。只是在御书苑里他们可以旁若无人地任眼波流转,相视而笑,出得御书苑,凌若是皇家堂堂的二公主,是叶无法抬头直视之人。
告白翌日,叶自凌若身边消失了踪影。
凌若紧咬下唇,不让泪水滑落脸庞。她掌心撺得死紧的绢帕上,有他留给她最后的衷情。
“忍却浮华,换得半晌贪欢,唯愿一掬凌若柳。”

文安二十一年,凌若公主名动京华。
“娶妻当娶凌若柳”
适婚的男儿谁不想娶得凌若公主进门?
但是已届双十年华的凌若,却迟迟未嫁。
宫闱门槛甚高,不是谁都高攀得起的。
只是,连异国慕名而来的王子的名帖,都被她笑着往外推。
因为,她在等一个人回来。
这桩事,她从没对任何人说起。唯有隐隐知情的太子,替她挡去了一切,包括黄帝的勃然大怒。
直到有一天……

当朝武状元叶阡尘,以神人之姿,谢绝了黄帝的一切赏赐,只说了一句:
“臣只愿娶凌若公主为妻,望陛下成全。”
黄帝笑了“你不介意她已过适婚之龄吗?”
“臣无求其他,唯愿两心相似。”

掀开红盖头,凌若的眼泪忽地留了下来。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,索性任眼泪流得恣意。
他抬手抚去她的泪水,指腹是长年握剑的薄茧。
“对不起。还有,我回来了。”
[PR]
# by morihuang | 2007-08-28 22:11

舞倾情[设定]

文安三年3月,黄后诞下麟儿,赐名涉,后世称西武三皇子。
同年4月。是夜,黄帝忽得九天玄女入梦而来。衣袂翻飞,舞姿翩翩,向他盈盈一拜,道尽国运亨通之相。黄帝梦醒,正值心旷神怡之际,闻内侍报桧妃产下一女,龙心大悦,赐名舞,并加封九玄公主。
森国不比他国,自先祖开国起就废除了后宫制度。黄帝一生只眷宠二女,是为黄后与桧妃,坐享齐人之福。虽后宫清冷,但他待两位妃子情深意重,二女也多为他产下子嗣。黄帝共有四子四女,兄友弟恭,也亏他福泽深厚了。

云际。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捧着一堆娃娃愁眉苦脸。他锁眉锁了半天,轻叹一声,放下手中的一堆男娃,指点着一枚女娃的鼻尖‘“九天啊九天,老夫该把哪根红线替你系上?莫怪老夫无措,你本不该是那凡俗之人啊…”老者思忖半饷,总算下定决心,正欲将其中一根替女娃系上,突然一阵恼人清风吹过,将老者长长的须眉吹得统统沾到他脸上,痒得他直打喷嚏。手没有捧住,“扑通”女娃娃就跌进那对男娃里,一阵手忙脚乱之下,手里的红线也乱成一团。这红线可折腾不得,极细,且扯不得,扯断了再补起对该人的姻缘线会有所损伤。幸好韧得很,让他得以慢慢解。殊不知在他一边吹胡子瞪眼一边解线头之时,有三条红线在不知不觉中缠上了女娃的小指尖……

仙界一瞬,人间千年。

西武王篇
九玄与西武的故事。
7岁的九玄贪玩溜进琪阳宫,见到了7岁的西武。从此形影不离。
在还是绕床弄青梅的年龄就朝夕相处的两人,从没想过自己将来会分开。九玄从没想过曾说要照顾自己一辈子的兄长有朝一日会娶妃子进门。在她看来,这就好比旭日有一天从西方升起一般匪夷所思。
那天,她第一次认真地思考着。这个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,像半身一般了解自己的人,却是自己的兄长。羞涩的兄长,温厚如玉的兄长,笑起来异常好看的兄长。
当异邦来的和亲公主的轿子抬进琪阳宫的时候,九玄宫里的灯火足亮了一夜,她整整哭了一夜。
烛泪缠缠绵绵,就好似她的悔恨与难以割舍…

镇北侯篇
九玄与镇北侯的故事。
镇北侯凯旋回京那天,九玄坐在一品楼上将盛景看了个遍。鲜衣怒马的镇北侯,以最优雅的神情踏上楼来对她说了句“我的公主,我的胜利只献给你。”九玄的心在那一瞬间被彻底征服。
却不料,那只是最无心的一句玩笑而已,因为她遇上的,是世界上最冷漠的镇北侯。
不信邪的九玄,开始了自己的努力。
镇北侯依旧是那个优雅的镇北侯。不过他的无情在九玄的热诚下融化。却不料……
这个世上有些事并不是秘密,只是众认为没必要提起。
不知情的九玄,再度跌了个跟头。
镇北侯,命中注定不是她的良人。

状元红篇
九玄与礼部尚书宇文辅的故事。
郁郁寡欢的九玄决定出宫散心。
时逢一年一度的大考,各地才子汇聚京师。乔装的九玄再度溜进一品楼,混迹在众才子之中品茶聆听。此时,一名格格不入的人吸引了她的注意……
九玄18岁生日那天,奉旨下嫁当年的状元郎宇文辅。原本嫁与陌生人的挣扎与不甘,却在掀开盖头的一瞬,眼前人的容颜映入眼帘的一瞬化为了迷惑……“为什么是你…”
九玄逐渐被宇文吸引,却又怒其不争。明明如此聪颖,却偏生表现个颓废的模样来。身为当朝六部的礼部尚书,却时刻想着如何才能混吃等死坐在家里享福……
女儿家谁不想来迎接自己之人踏着七色祥云,可眼前之人却怎般也让她放不下,丢不掉,耍不了性子……

须发皆白的老者,总算解开了红线大部分的死结。
他刚想动手解最后一根,突然心头一动。他忙掐指一算,突然捻须而笑“老夫若再解了这根,九天怕不直上天庭来掀老夫胡子。这般甚好,这般甚好,也不枉你下人间走上这么一遭了。”
他拨开云层,看到的,是九玄笑靥如花,任身边之人将她的手纳入掌心。
[PR]
# by morihuang | 2007-08-27 21:08